位置: 首页 > Cenn瞭望台 > Cenn瞭望台 > 正文
北京金汉斯陷入关店闹剧 被辞退员工欲维权
来源: 和讯网       时间:2014-8-29 10:49:47     
  金汉斯曾为北京食客带来了第一口“自助烤肉”的味道,但如今这个品牌正面临着不小的麻烦。在北京出现关店潮后,其背后管理混乱的问题也逐渐被摆上了台面。北京商报记者昨日获悉,目前金汉斯北京西直门店其实是由5家之前门店的员工自筹经营,这些员工也称此举是为了争取自己的正当权益。 
  金汉斯曾为北京食客带来了第一口“自助烤肉”的味道,但如今这个品牌正面临着不小的麻烦。在北京出现关店潮后,其背后管理混乱的问题也逐渐被摆上了台面。北京商报记者昨日获悉,目前金汉斯北京西直门店其实是由5家之前门店的员工自筹经营,这些员工也称此举是为了争取自己的正当权益。按照事态发展来看,目前的结果是双方都不愿看到的,但未来事态会走向何方,也没有人可以预料到。对于金汉斯方面来说,除了尽快解决现在的人事纠纷,多年来累积下来的管理问题也到了必须有所改变的时候。

  僵持不下的关店闹剧

  目前金汉斯在北京仅剩西直门及亚运村两家门店,北京商报记者获悉,重张开业的西直门店其实是由5位曾任北京金汉斯门店的店长及1位区域厨师长自筹经营。据了解,这六人分别是方庄店店长王彦军、西直门店店长毕晓海、大兴店店长李岩峰、马家堡店店长张婧、顺义店店长李顺姬和区域厨师长郝松岩。据毕晓海介绍,金汉斯西直门店目前共有约60名员工,均来自此前5家已关门店。

  据西直门店的一位员工介绍,之所以要自筹开店,也是目前聚集的员工欲向金汉斯集团维权。而维权的具体内容,则是因为金汉斯大规模关店造成的劳资纠纷。张婧同时表示,金汉斯5家门店的职员已连续9个月只领取基本工资,部分员工甚至一直没有拿到过工资。此外,王彦军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此前金汉斯曾就店长相关待遇与每位店长签署了一个协议。协议中明确指出,金汉斯将分三批支付签署协议的店长约11万元,并明确指出最后一批约9万元,要在实现盈利后的下一年支付。但由于金汉斯的整体经营状况持续下滑,此笔薪资可谓遥遥无期。

  据员工们表示,在此期间北京金汉斯的员工曾多次通过区域总经理向集团反映他们的薪资要求。因一直未得到回馈,所以员工们自发将5家门店关闭。随后金汉斯派相关负责人与员工协商薪资问题,但由于双方协商未成,最终不欢而散。虽然金汉斯方面之后再次通过保安公司到门店要求恢复营业,但一直未果。直至8月11日,5家店店长带领部分员工将西直门店恢复营业,因劳资纠纷引发的金汉斯关店风波正式形成对峙的局面。

  对于金汉斯北京的关店潮,金汉斯集团方面仅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称,今年7月17日起,北京原本正常营业的金汉斯5家门店(西直门店、马家堡店、大兴店、顺义店及方庄店)发生了员工恶意骚扰经营事件,个别已离职人员以及不明身份的陌生人意图抢夺门店、擅自关店、遣散员工。并表示大兴店和顺义店厨房物料被盗,金汉斯已将此事移交当地派出所立案处理,并对部分员工蓄意非法阻挠商业活动的行为追究刑事和民事责任,公安机关已经正式启动调查。

  “西直门店现在每天由几位店长和厨师长出资采购,维持开店资金,每天为员工发薪。原本餐厅人均68元和88元两档的消费金额,现在全部采用68元一档,为的是薄利多销,养活店里的员工。” 毕晓海表示,自筹资金开张西直门店主要是维持剩下员工的基本生存,等待与金汉斯公司有关薪资纠纷的解决。金汉斯创始人之一高峰表示,针对此次劳资纠纷,以5家店店长为代表的金汉斯员工已经向法院提交了劳动仲裁申请,正在等待处理结果。

  环环相扣的管理漏洞

  北京商报记者随后了解到,金汉斯此次北京纠纷并不是首案。公开信息显示,早在去年底,安徽合肥、江苏南京、山东济南等地就陆续发生员工维权事件。这些维权事件的背后,金汉斯因管理不当导致亏损的事实开始浮出水面。但在金汉斯创始人眼中,亏损问题早在其筹划上市的过程中就已经显现。据高峰透露,金汉斯上市前,由于部分店面亏损较大,为满足上市需求,总公司便通过全国调账的形式平衡各店面的收支情况。

  事实上,金汉斯从诞生到发家的经营管理模式也为其亏损埋下隐患。资料显示,2003年左右金汉斯为了快速扩张,在没有过多审核的情况下,只要想投资的人找到一位现有的金汉斯股东共同入股,就可以开设金汉斯的新门店。这也造成了各金汉斯门店的“各自为政”,以北京为例,曾经的10家金汉斯门店,就分属三个独立运营的金汉斯公司。其中,方庄店属北京金汉斯餐饮有限责任公司;亚运村店属北京东方金汉斯餐饮有限公司;西直门等其他8家店同属于北京望京金汉斯餐饮有限公司。“这种开店模式也造成各店面股东构成混乱”,高峰对此指出。

  新股东的加入,似乎也并未改善这一局面,金汉斯集团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也提到,霸菱亚洲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霸菱亚洲”)自2009年起成为金汉斯的投资者,并一直为集团提供资金支持。2013年初,金汉斯海外母集团因债务违约问题被境外法院勒令委任霸菱亚洲接管,以协助集团重组,自重组以来,霸菱亚洲继续注入数千万美元的资金弥补集团运营资金的缺口,以保障金汉斯的正常运营及支持集团的整合。2007年之后,金汉斯时任董事长、金汉斯创始人孙立国陆续将分散的股份收回。高峰介绍,此时,因股份回购不少高管离职,员工情绪波动较大,加上企业管理模式改革没有跟上市场发展,亏损由此便成定局。

  双方亟须畅通沟通

  毕晓海、王彦军表示,通过内部途径获悉,金汉斯总部已撤回上海,并成立了一家名为“金斯”的新公司。武汉、长沙和成都的金汉斯员工还接到了要他们改与“上海金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重新签署合同的电子版内容。由于迟迟得不到金汉斯方面的回应,加之新公司的介入,员工们开始纷纷猜测,金汉斯是否有被取代的倾向。

  针对此问题,金汉斯集团一再强调,金汉斯目前没有继续关闭任何门店的计划。在重组过程中,金汉斯在上海成立法人实体以提升运营效率,并将员工的劳动合约从原北京公司转签至上海公司。在这一过程中,员工在原公司的工龄被全数计入新公司的合约,员工在劳动合同项下的权利不受任何影响。不过北京商报记者在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网站上尚未查到“上海金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相关信息。

  北京商报记者采访发现,涉及劳资纠纷的金汉斯和员工目前已经处于消息零沟通和不对称的状态。据几位店长介绍,现在他们无法与公司负责人取得电话、短信联系,只能靠发邮件表达自己的诉求,但是,公司方面至今没有解决方案。“我们将西直门店开业一方面也是希望金汉斯能有人与我们坐下来好好商讨解决办法,但近期一直没有再进一步的动态。”毕晓海表示,西直门店关店重开之后,店面整体的营业额骤降70%左右,如今他们希望能尽快实现双方的和平商谈。如果这些问题无法得到顺利解决,金汉斯品牌未来的发展恐还会持续恶化。作为惟一一位女店长,张婧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我们现在最大的诉求之一就是请公司负责人跟我们面对面地交换意见”。
责任编辑:冰心

【字号 】 【打印】 【关闭
  
推广:金汉斯,关店,辞退员工,维权,
Copyright(C) 2006-2013 chinacen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